写的都爱。

【南北】司南

 

*去年写的,不记得发没发了

*ABO,养娃日常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小姑娘刚两岁半,聪明劲儿旺得像是春天里的草芽,说话已经很顺溜了。

  她扒拉着Omega领口往里望,委屈巴巴地哼唧着:“nene,要nene呀!”

  郭文韬哭笑不得,把闺女提溜起来进屋找他爸。

  “蒲熠星!”他喊。

  正在上班的知名主播蒲熠星同志立刻像是被扭了发条一样弹起来:“哎哎哎,怎么了韬韬,小姑娘又闹你了?”

  “我加班呢,客户催,”郭文韬把孩子往他怀里一塞,社畜得几乎六亲不认,“你赶紧管管她。”

  说完他又带上门,头也不回地出去了。

  蒲熠星:“……”

  

  直播间里几万人在哈哈哈哈,一边嘲笑主播遭老婆无情抛弃,一边围观小姑娘和她亲爹面面相觑。

  小姑娘长了张肉乎乎的圆脸蛋,比起Omega棱角锋利的轮廓线条,到底还是父女两个在外貌上要更像一些,此时一大一小往屏幕前一凑,仿佛蒲熠星和幼年期的现杀妹妹蒲艺馨同框营业。

  “怎么啦宝贝?”Alpha好声好气地哄闺女,“你怎么惹韬韬了?”

  “不惹韬韬!要nene!”小姑娘气鼓鼓,伸长了肉乎乎的小胳膊发脾气,“宝宝要nene呀!”

  

  小姑娘的名字就叫小姑娘,当然,这是小名。

  当初取名的时候,郭文韬理所当然,认为按照露露汤汤的辈分往下排,小女儿怎么也该叫球球或者粥粥了。蒲熠星则哭笑不得,心想哪有这么给亲崽起名字的,那要是按照瓜皮瓜蛋的辈分往下排,闺女是不是还得叫瓜子啊。

  当然这话他不敢直接反驳老婆,不仅如此,还要装模作样对着小婴儿愁眉苦脸,跟老婆一起纠结球球粥粥二选一到底选哪个。

  那会儿小丫头还丑巴巴的,蒲熠星左看右看,觉得怎么这样呢,简直没有哪一个地方随了他和韬韬的英俊潇洒,但想着想着思绪又开始跑偏,记起闺女刚出世的时候,他急着去陪郭文韬,只从护士手底下瞥见血糊糊的一团肉……

  往事让他过分心悸。

  幸好,幸好——

  现在至少是有个人样儿了。

  “也得亏是个小姑娘。”想到这一茬他就心有余悸,没头没脑地对Omega说,“没让你吃太多苦。”

  “啊!我知道了,”谁承想郭文韬的眼睛只bling一亮,“那,就叫小姑娘呀。”

  他对这个名字还挺满意,摸摸小女儿的鼻尖,黏糊糊地喊她小姑娘。

  小姑娘看起来也对这个名字挺满意,咧嘴露出还没长牙,光秃秃的牙床,咿咿呀呀地笑了起来。

  ……算了,小姑娘就小姑娘。

  蒲熠星心想,韬韬给她取什么都行,其实叫球球粥粥什么的也都行,猫就猫呗。

  大的小的都能平安,已经是他此生的无边之福了。

  

  小姑娘从此得名小姑娘。

  当然,她的成长历程和亲哥汤汤以及亲姐露露没有一丝一毫相像,至少郭文韬对她就贯彻了闺女宠为上的育儿法则,连齐思钧都不止一次感慨小姑娘命好,说是得宠爱万千也不为过,要是个男孩儿,至少,她爹妈还能跟着唱唱红白脸呢。

  Alpha则对小孩实行放养政策,他想着,自家两口子都是学霸,横竖也生不出多偏的小崽来,更何况这小姑娘机灵得一目了然,少操心多担待,他一门心思还得挂老婆身上不是?

  当然,后来的事实证明小女儿也并没辜负他的盲目信任,小小年纪就鬼精鬼精的,只是有样学样,泰半精力都花在了跟他抢韬韬这件事上罢了。

  因此,她难得至极地能跑来找爹告状,控诉韬韬怠慢了她这位真正意义上的“一家之主”,蒲熠星觉得挺稀奇,这倒是件真正少见的事了。

  

  “韬韬!不给nene!”小姑娘费劲地比划着,急得快要跺脚,“爸爸,韬韬不给!”

  “那爸爸给你泡奶粉,你别去烦韬韬。”

  “不要!不要ne粉!要nene!”小姑娘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,“韬韬,怎么没有nene呀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蒲熠星的动作尬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小丫头究竟在说什么虎狼之词。他一时间甚至没敢去看弹幕,脸上还是装得风云不动,脚底却直接把网线给踢了。

  ……这么私房的话被外人听过去,像话吗。

  完球啊完球,他心想,上午就不该带小姑娘去老齐家里找小起司玩的,那崽子才刚八个月,都还没断奶呢!

  

  郭文韬应付完客户,总算想起被自己转手送人的亲闺女。一看时间,时钟已经指到十点半,他都还没来得及给嘴挑的小女儿热牛奶。

  不过……

  他动作顿了顿,也不知道小家伙还肯不肯喝牛奶来着。

  小姑娘今天也不知怎么犯了轴,扒拉他胸口扒拉了俩钟头,眼巴巴地问他讨nene吃,苍天可鉴,Omega的哺乳期虽然不算漫长,但也没少了她那一口吃,小孩儿三个月就忘性,哪能记得自己更小一些的时候享受过的至高待遇呢?

  想到这里他又觉得大事不好,也是那会儿人都忙麻了,竟然直接就把丫头塞她爹怀里去了,这事儿要是被蒲熠星那个醋包知道……

  只是到底还是迟了。

  卧室门不过半掩着,郭文韬透过门缝偷偷往里望,父女两个正在床上正襟危坐,一大一小两张像极了的脸,谁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不浅的亲缘关系,此时气氛却紧张得跟国共会谈一样。

  “总之,没有nene给你,”蒲熠星先发制人,说,“别去跟韬韬瞎闹。”

  小姑娘看起来很不服气:“可是,小齐叔叔说,有弟弟妹妹的时候,就!会有nene的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蒲熠星在心里给齐思钧暗记了一笔,伸手去揪女儿肉乎乎的小耳朵:“哟呵,你还想要弟弟妹妹呢?野心不小。”

  “要嘛要嘛!”小姑娘可怜巴巴地扒拉亲爹的大手,“爸爸!要的!”

  蒲熠星看着她圆乎乎的小脸,莫名有些走神,想起有一回韩潇来他们家吃饭,看到郭文韬领着小姑娘在地垫上爬来爬去的样子便忍不住笑,说韬韬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。

  蒲熠星也跟着笑:“他本来就是小孩么。”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郭文韬比他年长的那十天已经被岁月悉数抹平了,作为他的Omega,他们共享标记的同时也对彼此坦诚着本我。

  纵然人前他是慢热又守礼,门第清华的北大才子,但在人后,他也是被Alpha始终宠爱着的小朋友。

  “韬韬是谁?”蒲熠星眨了眨眼睛,忽问。

  “韬韬是……?”小姑娘懵懵懂懂,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这么问,“韬韬是妈妈。”

  “韬韬是我老婆。”蒲熠星把小姑娘扶正坐稳,仿佛不是在面对自己的亲骨肉,而是在同一个成年人进行一场绝不能退步的谈判,“以后,别拿这些话去跟他说,我不会让他再受一趟罪的。”

  他活了三十岁,三十年自当而立,因此他能记得的事情远比小女儿想像得到的更多。

  比如,他还记起她刚出世的时候,自己急着去陪郭文韬,却从护士手底下瞥见那血糊糊的一团肉……

  那是他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魂飞魄散,他看到护士的嘴开开合合,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,双腿像是灌了铁水一样又烫又重,惊惧几乎要自下而上烧化他浑身的骨骼。有人在推他,恭喜和祝福声隔着一层模糊的玻璃罩传过来,告诉他那团血肉就是他的小孩,他却茫然极了。

  我的Omega呢,他想,你们把韬韬还给我。

  直到后来他终于嗅到辛夷花的暗香,那是Omega的信息素,仿佛一瞬间从梦魇之中惊醒。

  那时他才发现,自己竟然已经汗湿重衣。

  

  “司南,这件事情我们到此为止,以后你决定不能跟韬韬再提。”他郑重提醒小女儿,带着独属于父亲的不容置疑,“他是最重要的,你也这么想,是不是?”

  “那……好吧,爸爸。”小姑娘敏感地察觉到他的语气开始有点危险了,即使他还是那副懒洋洋的调子,这让她颇有几分怏怏不乐,却也不得不做出妥协。

  但无论如何,她倒是认可了爸爸对这个话题给出的最终结语。

  ……韬韬总是最重要的。

  

  哎哟,蒲熠星。

  躲在门外偷听的郭文韬只觉得鼻尖有点酸。

  要不要这么大Alpha主义啊,他心想,回头,还是得跟他好好算算账才行。

  

  


一个小番外:

  

  众所周知,小姑娘是小姑娘的小名。

  除此之外,她有个非常响亮的大名,叫司南。

  如果是蒲司南,那听起来的确有够诗情画意,但她偏偏又是跟Omega姓的,郭司南,就……怎么说呢,反正奇奇怪怪,就没那么好听。

  郭文韬在家庭大事上表现出了十足的民主思想,小名既然是他取的,大名就理所当然让Alpha来,当然,他也不会干涉蒲熠星的决定,只不过从旁点评一下还是可以的。

  “好俗啊,真的好俗,真就被南北困住出不来了?”他十分嫌弃,“你怎么不干脆叫她蒲罗盘?”

  “是你俗了吧,又不是指南针的那个司南。”

  蒲熠星不计较,抓过他的手,在他掌心里一笔一划,慢慢写了个“司”字。

  “‘司’,是掌管的意思,‘南’是我,”他说着低下头去,亲亲郭文韬的眉梢,声音温柔得很,“韬韬,你得一辈子都管着我呢。”

  

评论(37)
热度(1080)
  1. 共66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随便写写 | Powered by LOFTER